安興精神科診所~安興關心您身心健康 新北市三重區重新路三段132號,(02)2974-3029 

陳建豪心理師專欄:慢性精神疾病與心理諮商

思覺失調症| 2019-01-04

筆者因為工作關係,有幸接觸到慢性精神疾病的當事人與照顧者,並能看見照顧者與當事人間真實生活中的起伏。(註:此處的慢性精神疾病,包括思覺失調症、躁鬱症等較重大而容易慢性化的疾病。)

 

有次在網路上看到某位照顧者想要找尋心理諮商的協助,其他家屬們紛紛分享各自接觸過的諮商管道。有位家屬提出了他對諮商的看法,他認為諮商不過是花錢請人來問你問題,有什麼用?這件事始終縈繞在我心上,促使我把這件事好好的思考整理了一番。這位家屬對諮商的看法,或許不是唯一的例子,因為當我們對一件事不熟悉、不了解,很自然我們就會用我們的經驗、想像、甚至是刻板印象來思考判斷,這也是偏見或歧視會存在的原因,像是社會上面對精神疾病、愛滋、同志等議題,大扺就是這樣的歷程,要解構這狀況的做法,就是要教育、對話,只有增加了解與認識,迷思、刻板印象才會消失。因此,精神疾病的當事人與照顧者,更需要教育,了解心理諮商對他們來說,是個可以好好運用的資源。因此這篇文章就要來聊一聊,諮商對當事人以及對家屬來說,可以有什麼樣的幫助,以及諮商可能的影響。

 

以慢性精神疾病當事人的經驗或感受來說,他們常有被跟蹤、被偷聽、被監視等的妄想,或覺得別人在針對他、別人會有讀心術…,這讓當事人變得很敏感,也不容易信任他人。而當事人的謹慎與過度小心,讓旁人及朋友覺得他怪,這又回過頭來讓當事人更敏感他人的言行舉止,落入負面循環裡,而造成當事人的人際退縮。因此一般人甚至是家人要與當事人互動、談話,需要很小心,要專注、敏銳、聚精會神,這不是容易的事,但是與當事人進行日常對話、維持人際互動,讓當事人有機會能表達心情、與人核對(真實與想像),又是非常必要的;諮商能成為當事人在人際互動的衝突或挫折中,所能擁有的空間(或關係)去談論這些挫折經驗,這間接也能協助當事人面對或討論、緩和可能的家人(衝突)關係。此外,當事人的人際衝突、挫折或人際退縮現象,諮商關係的特殊性(因為它有界限、特定的架構而跟朋友關係不同)與穩定性(只要有需要與意願,諮商關係可以維持數年)可以持續的協助、陪伴當事人,去檢視、討論、面對這個歷程,將危機化為人生的學習素材,增進壓力因應能力。

 

而對於照顧者(家屬)來說,看著家人逐漸變成自己不再熟悉的樣子,以及面對精神疾病的污名而無法對外人道,常讓家屬們有苦難言,讓自己也成了準病號,這時諮商也能提供家屬一個出口,讓家屬能好好的談出在外面不能談的這些事,包含擔心、害怕、甚至怨恨等心情,諮商都能不帶批判的涵容這些情緒,提供支持,讓家屬在談話中不只是宣洩,也是看見、整理自己,或許找到了力量與方向,能繼續投入在這看不見盡頭的照顧歷程裡。而除了情緒的支持外,諮商也能與家屬一起討論,找出可行的做法,或甚至達到教育的功能,傳遞正確的、對精神疾病的相關知識。

 

 當然,心理諮商不是萬靈丹,也不是許願井,對於想要快速的答案、或是希望有人明確指導你該怎麼做的家屬來說,對於諮商可能會失望。因為諮商運作的機制是(儘管派別不同做法差很大)前來尋求諮商的人和諮商師各有自己的權利與責任義務:求助者的權利是擁有自主權(像是接受或拒絕諮商的權利)、公平待遇權(不因性別、年齡、種族、性傾向、宗教背景…等而遭受不同的對待)、受益權(諮商是為當事人的最大利益著想,而不是諮商師的)、免受傷害權、隱私權,而求助者的責任則是盡量坦誠相告,願意為了自己的議題主動、付出行動,促成改變。因此,或許把諮商師看成是健身房的教練,他能督促你運動、給你正確的健身觀念與健身姿勢,但是要出力運動、養成健身習慣的人還是你自己。

 

其次,諮商後的感受不一定都是好的,可能會感到混亂、情緒起伏變大,因為諮商歷程可能顛覆與粉碎了你一直以來的信念。人失去信念又還沒建立起新的信念時,是非常無所適從的。還有可能因為在諮商中說出太多事,連自己都嚇一跳,覺得在諮商師面前好赤裸、好丟臉。除了以上是諮商歷程可能會帶來的負面感受外,當然也有可能,你認為遇到不適配的諮商師,所以你感覺不對、覺得對方不了解你的狀況,甚至諮商後可能讓人感覺更糟。但是對於負面與糟糕的感受,也是生命中的一環,或許還是可以帶回跟諮商師討論,讓諮商師協助你分辨這個糟的感覺是什麼、可以怎麼面對。因為當一個傷口要真的醫好,可能要掀開結痂,擠出膿,才會真的復原。

 

綜上所述,諮商對於精神疾病當事人或照顧者而言,是一項可以多利用的資源,而在運用時,我們也需要抱有正確的認識與期待。

 

陳建豪心理師為安興精神科診所合作心理師,也服務於伊甸基基金會附設台北市私立活泉之家。

 

版權所有2016©安興精神科診所
耀聖資訊
地址 : 新北市三重區重新路三段132號
電話 : (02)2974-30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