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興精神科診所~安興關心您身心健康 新北市三重區重新路三段132號,(02)2974-3029 

林之珮心理師專欄:孩子拒學,父母心裡苦,父母不說

青少年情緒困擾| 2017-05-18

心理師,你知道作父母最痛苦的是:眼睜睜看著孩子煎熬

 

我看著孩子受苦,整夜翻來覆去,就像被掏空的人,吃飯睡覺腦袋裡只有一個聲音「明天真的要去上學嗎?」那個痛苦活生生。

好幾次我都想要衝口而出:「不然明天不要去了,你好好的睡吧!」我其實也沒有睡,就是躺著,假裝淡定,不然還能怎樣,他的躊躇我幫不上忙,所有的建議都會被他否定,他聽不進去,他的問句我不能回應,回應了會他叮的滿頭包,最後說我不了解他。我說出期待就怕壓倒他搖搖欲墜的心。

 

幸運一點的話,父母可以肩併肩,也很常見父親或母親一方孤單地奮鬥著,他們需要信念,需要希望感,需要在濃霧裡找尋扶手。

孩子越退縮,父母越被眼前的難題推著往外走,開始尋求意見,開始知道原來有各種學制;接觸輔導、接觸醫療、接觸社政。因為他們面臨來自學校和社會系統的壓力。

 

我像個放羊的孩子,去求助,卻無法兌現講好的承諾。

 

我一直在撞牆,找不到出路。我知道因為孩子心裡也沒有出路,但是人家會跟你要個決定,時間不會等你,休學的期限、提自學的期限、段考的期限,我得做出決定,讓學校跟醫生有法可循。

我去協商,去拜託老師,去賣臉,人家答應通融,討論好底線,孩子又翻臉不認,一再空轉。

 

然後又是我去賠不是,去收拾。最後大家都說是我把你寵壞了

 

孩子:我也希望可以站在對面,指著你把心裡的話都說出來,可以直接對你咆哮,可以像以前一樣指出你有多不負責任多任性,可以掐著你要你就範,如果我用盡蠻力就可以讓你重新回到陽光下,重新擁抱你的學習和生活,我何嘗不想。可是我體會過那個跟你搏鬥的節奏,我開始知道再多幾分力氣,你就會退縮得更嚴重。你爸爸嚷嚷著說我把你寵壞了,他們看不到我們費盡力氣才往前走了幾步,看不到我所做的努力,這些努力都在寵壞的名義下被埋沒扭曲。

 

怎麼會平凡的日子變成奢望

 

孩子,我不再期待你要讀好的學校,不再期待你有企圖心,我只希望你不要放棄自己,能夠好好過日子。你看,你愛打電動,卻在白天也不敢上線,害怕別人發現你怎麼白天在這,很苦,不是嗎?回到陽光下不好嗎?

 

有時候我感覺到壓力從腳底疊到頭頂,已經滿出來了,我會在外面自己哭一哭再回家,有時候想哭也哭不出來,還是得吞。我想支撐我的,就是他從前的笑臉一直在我心裡。

 

我們都想知道,這場考試這樣才能通過。

 

敬愛的父母

 

在這個歷程裡,最需要而也能夠接受諮商幫助的是你們,你們會很希望孩子可以跟我談,問我:「我要怎麼把孩子帶到你的面前,我覺得他看到你可能會信任你」「我能不能用一些方式把我的孩子帶來,他可能不願意跟你談,但是你可以看看他。」「我可不可以告訴他這個老師很好,請他來試試看,這樣他會答應嗎?」

 

如果孩子很抗拒,目前只跟你溝通,我們可以來想想,剛談的,哪些部分你希望你的孩子可以接收到?

你可以錄下談話,回去慢慢聽,核對心裡面的想法,整理一下,捉摸出你自己的方式跟時機,再跟孩子溝通。有些話,是你該說的,我來說沒有用,因為我跟你的位置不一樣。有些態度和信念,目前也只有你能傳遞。

 

孩子拋出一個挑戰,讓我們從小到大看待學習道路的方式受到衝擊。孩子看起來停擺,暫時拒絕學習,就輪到我們從這個情境裡狠狠磨練。這是一條很長的道路,我們最終會得到的,是自己的寬闊、自己的成長,和自己的力量。

 

一個媽媽跟我分享

 

孩子一直在撐大我看事情的框架

 

孩子跟我提休學,他說他當初就不想要唸這個學校,是我們逼他的,他說現在回學校第一次段考也不可能及格,倒不如現在放棄。他斬釘截鐵的說,我沉默了幾天。

我想著:休學對我來說是何等大的事情,他今年休明年復學,比別人晚一年,我面皮那麼薄,現在就已經為了今天沒去,擔心明天見不得人了,明年同學變成學長姊就見得了人嗎?人生那麼多關卡,這一次休學,會不會以後都用這麼強烈的方式來逃避,一逃就回不去,我越想越無法接受。

我不完全是跟他賭氣,反而一直在適應休學這件事。我想辦法把休學放進我的想像裡面,思考:我們有沒有可能從休學歷程裡學到什麼?

因為如果我一直覺得不可以,也一直恐懼休學,那我們就只能卡在這裡。我自己先調適,開始有彈性了,我才能面對他,我才能去聽他的休學的想法。

 

鞠躬,祝福,同為父母,換作我,未必做得比你更好。

 

版權所有2016©安興精神科診所
耀聖資訊
地址 : 新北市三重區重新路三段132號
電話 : (02)2974-3029